:错算

:错算
玛兰
译自谈米尔文
贾娜妮迫不及待地期盼阿公快点来到她身边。
她有个问题急着要问阿公,这个问题非常重要,必须问阿公——她数学考题的答案到底是对还是错?
贾娜妮又一次拿起试卷目不转睛地看着。那道题的答案上被划了一条红线,一旁还写着一个大大的“0”。贾娜妮四岁的小脑袋里当然清楚知道“0”是什么意思——她答错了。可是7 x 2 = 14怎么会错呢?就是这一点她怎么也想不通。
贾娜妮上个月刚满四岁,但是她格外机灵,不像一般四岁的孩子。她的手一刻都停不下来,总要搞些恶作剧;她的小嘴总是忙着问东问西——“海为什么是蓝的?”、“树为什么是青的?”、“闪光纸是从哪里来的?”、“牛淋了雨会不会感冒?”、“电脑为何什么都知道?”、“难道上帝是电脑吗?”
只要一回答贾娜妮那一大堆的问题,就像捅了马蜂窝那样,一连串的问题就会没完没了地飞涌出来。当她像连珠炮似地问了又问时,爸爸会对她说:“好了, 孩子,够了。”要不就是妈妈劝她停下来:“宝贝,你不该这样说话。”
但是,阿公就不一样。他会不厌其烦地回答她所有的问题,不恼怒,不厌倦,甚至兴致勃勃地,似乎他自己也是个好奇的孩子似的。 他慢慢地教她怎样自己找到问题的答案。他告诉她:“打破常理思考问题,往往会找到问题的答案。”
他教导她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,这样才能看到问题的不同之处。他会先在计算器上按出数字“7”,再把它倒过来,告诉她那是淡米尔文的字母“ட”;他会按出数字“3”,然后倒过来,对她说那是英文字母“E”;他还说数字“0”就是英文字母“O”。
贾娜妮想:要是问阿公,他就能解释为什么她的答案是错的了。
阿公终于来了。他一看试卷就大惊失色道:“什么?零分?是什么题目?快给我看看。” 他一把抓起试卷,大声读出题目:
“一个星期有七天,两个星期有多少天?”
他再打开贾娜妮的答卷,见到她的答案是 “7 X 2 = 14”,老师在她的答案上用红笔画了一个叉,还在旁边写了一个大大的 “0”。
“答错了吗,阿公?怎么会错呢?”
“这就是我搞不懂的地方啊!”
第二天,阿公请了假,陪贾娜妮去学校,单独见了她的数学老师,并把卷子带去给她看。
“老师,这个答案错在哪里?”
数学老师并没有接过他手中的卷子,只是瞥了一眼。
“哦!你是说这道题啊?”
“为什么错了呢?”
“把题目答错了。”
“怎么错了?”
老师摆了摆手,示意阿公不要再说下去。
“我会告诉你为什么错了。这道题我们先前在课堂上已经解答过了。”
“是怎么解答的?”
“一个星期有七天,所以两个星期就该是2 x 7 = 14。”
“就算这样,孩子的答案是7 x 2 = 14,有什么不妥呢?”
“答错啦,她应该完全按照我们老师在课堂上教的那样去答题。我们教的是2 x 7 = 14,而她的算法是7 x 2 = 14,这就错啦!”
“老师,这不公平!”阿公大声争辩道:“我要向校长投诉。”
“那就请便吧。” 教师满不在乎地回应。
阿公见了校长。校长摘下戴在鼻梁上的眼镜,换上一副老花眼镜,把问卷和答卷翻来覆去看了几遍,认真地听着阿公陈述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“请等一下,我要查查这是怎么回事。”校长说。
贾娜妮的数学老师被请进了校长办公室,她手里还拿着数学练习册,仿佛早就知道会被叫来问话。
“这是为什么?” 校长问她。
“校长,我们在课堂上已经作过这道题了。”
数学老师把练习册放在校长桌子上,然后打开。
“可是这名学生在考试的时候没有写出同样的答案。”
“那又怎样?难道7 x 2 = 14错了吗?”阿公生气地问。
“事情也不全是这样,出这道题就是要看学生在课堂上是否专心听讲。”老师解释说。
“抱歉,这位先生,这样看来是您的孙女上课不专心,您回去可要好好教育教育她!”校长说。
阿公听了猛地站了起来,把椅子往后一推,转身就走。
见教育部官员要等两个多小时,阿公坐在办公室外走廊的长凳上等候接见。其间,他看到进进出出教育部官员办公室的人络绎不绝,他们都拿着一叠叠的文件,给他批阅签字。教育部官员批完了文件,又要马上出去办事。离开之前,他将贾娜妮的阿公请进了办公室。
教育部官员说:“先生,我有急事要外出处理,请在五分钟内把事情说完。”
阿公迅速地叙述事情的经过,可是话还没讲完就被这位官员打断了。
“幼稚园的高年级和低年级不归我们管。”他说。
“尽管这样,您不觉得事情不公平吗?”
“什么?”
“给正确的答案打零分?”
“我不能说您孙女的答案完全错了,应该是部分正确。”
贾娜妮的阿公沉思了一下。
“您可以给我一封信说明她的答题有部分正确吗?”
“我们不能白纸黑字地写给你。”
“不能写7 x 2 = 14吗?”
“不是这样。 这事一来超出了我的权限, 二来连甘地都曾经说过,做事不仅结果要正确,使用的方法也要正确。”
贾娜妮的阿公不知道是否该把这件事情上报给教育部长,讨个公道。他想:在把事情闹大以前,至少要先跟贾娜妮的父母谈谈。事实上,他们或许会对他自作主张,将事情闹到这种地步而感到不满与不安。因为不管结果如何,最后都是他们的孩子——贾娜妮,去面对因他这个阿公的鲁莽举动所带来的后果。当然,他们肯定不会对孩子遭受这样不公平的对待而无动于衷。当天晚上,他在餐桌上轻描淡写地把这件事告诉了贾娜妮的父母。
“爸,老师也许错了。可是贾娜妮为什么不严格按照老师所教的去答题呢?”贾娜妮的父亲说。
“这个嘛,她是没完全照答,不过这有错吗?”
“可她为什么不照答呢?”贾娜妮的妈妈问。
“那就问她吧。”
“贾娜妮!”贾娜妮的爸爸厉声喊道。
贾娜妮朝爸爸跑过来,问道:“什么事, 爸爸?”
“一个星期有七天,两个星期有多少天?”
贾娜妮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问跟试卷相同的问题。
“14。”她犹豫了一下才回答。
“怎么算的?”
“7乘以2等于14。”
“为什么要乘以2?一个星期有七天,应该是2乘以7, 对不对?”
“不对,阿公。一个星期有一个星期天、一个星期一、一个星期二……,一共七天,两个星期就有两个星期天、两个星期一、两个星期二……”,她开始扳着手指算起数来。“这样, 七天,每天有两次,这就是为什么要七乘以二。”
“讲得好!”阿公大声喝彩。
“这就是创新思维。全班同学都像鹦鹉学舌,照搬老师教的算法,只有你懂得自己动脑筋解决问题。这就是创意!这就是智慧!” 阿公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“爸,不要高兴得太早,这也就是我们所担心的事。”
“你在说什么?”
“别忘了,她是个女孩子,是个想法独特的女孩子。她长大以后就会问很多问题,会质疑我们传承已久的传统和信仰。她会因为想法与众不同而受伤。如果她不能与这个社会、这个世界相融合的话,不仅她自己要受罪,而且还会累及他人。
“那又怎样?”
“唉,就完全照你老师教的做题吧。不要自作聪明,好吗?”贾娜妮的爸爸边说边站起来,离开餐桌。
阿公瞪大双眼凝视了贾娜妮片刻,蓦然起身,将贾娜妮紧紧地抱在怀里,眼中闪着泪光。

 

பின்னூட்டங்கள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